[第一次的相遇-原來這就是憂鬱症]

8. 四處尋求協助

度過終日沉浸在憂鬱和焦慮浪潮的3個禮拜後,有一天晚上走在老爸的校園操場時,突然第一次覺得腦袋神清氣爽,好像過去那些煩惱我的念頭皆一掃而空。難過、擔憂、自卑等等心情依舊存在,但就像平時一樣,阿Q地轉個念或分心一下就沒甚麼大不了了。最明顯的就是少了"自責"和"絕望"這兩種情緒,我好像看到了一點點地希望,彷彿走在一條漆黑隧道中但我知道我會走出去。過去3個禮拜在這隧道中,我甚麼都看不到,只能蜷曲著身軀、駐足在原地,即使鼓起勇氣伸出顫抖地手來,也馬上被黑暗螫上一口,只好再緊緊收回;但當晚好似撥雲見日一般,雖依舊身處黑暗,但我可以依稀看到在遙遠的那頭,右彎一下、左彎一點、再右彎些許,然後就是一片亮光等著我。(這好像不符合光走直線的物理定律耶!)之後的2~3個月,我就經常在這種平靜的心情與憂鬱的心情中打轉,但逐漸地,平靜的心情增多,而憂鬱的心情遞減。微笑醫師說,恢復的過程並不是一條上升地斜線,而是一條山丘般時高時低,但整體趨勢是向上的折線。所以治療的大忌就是覺得自己好了就擅自停藥,因為很容易在輕忽時掉入更無底的深淵。開始有了一點力量後,我決定要幫助自己好起來,於是開始四處尋求協助。

  • 藥物治療

老公時常提醒我"妳只是生病了,就跟感冒一樣,吃藥就會好的。"在我自責不已的時候,老爸也會安慰我說"妳跟我一樣都是生病了,只是我生病的是腎臟,妳生病的是腦袋。(聽起來真像在罵人哈哈哈,其實他是說腦袋中的內分泌)"但往往,我還是覺得是自己不夠堅強的問題。事實上,憂鬱症的確是種因腦袋中的內分泌失衡而造成的疾病,而造成內分泌失衡的原因有可能是遺傳、體質、睡眠、壓力、個性、環境、甚至是機率!你可以想像這就跟糖尿病一樣,造成糖尿病的原因有可能是基因,也有可能是患者的生活習慣。有些人餐餐把蛋糕當白飯吃也不會患病;有些人即使粗茶淡飯、天天運動,也還是有可能躺著中槍。所以你能做的就是1. 了解自己的健康狀態或家族病史 2. 平時均衡飲食和多運動 3. 定期做身體健康檢查 4. 若盡力了還是患上糖尿病,那也得接受並乖乖吃藥治療;所以憂鬱症也是一樣的道理,有些人就是有內分泌失衡的傾向,有些人就是不會,所以平時就要多多1. 了解自己的個性和體質 2. 平時均衡飲食、多運動、並找到適合自己的舒壓管道 3. 定期檢視自己的情緒和壓力狀態 4. 若還是患上憂鬱症,盡量不要自責,接受現況並乖乖吃藥治療,有力氣了再好好尋找預防之道。

很多人會害怕吃藥會上癮或副作用太難受,過去的抗憂鬱藥物的確有可能造成比憂鬱症狀本身更令人不舒服的副作用,但新一代的抗憂鬱藥物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和進步。就我自身經驗來看,並沒有出現成癮的現象。不過一開始服藥的2週,的確會有明顯的副作用:頭暈、想吐、腦袋變遲鈍、忘東忘西等,但過一陣子即會好轉。所以為了長遠的心理健康著想,忍耐這不舒服一下下是值得的,但要記得,服藥後有任何的感受,都要盡量記錄下來,好讓醫師了解並調整合適的藥物。因抗憂鬱藥物有數多種,對他人有幫助的藥物對你不一定有效,所以需藉由不斷的嘗試與觀察,才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藥物。而一般抗憂鬱藥物需至少服用2週才會有明顯效果,所以千萬不要因短暫的不適而放棄並擅自停藥喔!

另外,若有長期失眠的問題,借助安眠藥來幫助自己也是個方法。當然若你能找到其他一樣有效的做法,像是運動、喝牛奶、睡前深呼吸等,那也更好。但因睡眠品質是影響情緒的一大因素,所以千萬不要放著失眠不管,很多憂鬱症患者都會伴隨睡眠的問題。像後來當我開始失眠時,我就知道我的身心應該是已經承受一陣子的無形壓力,只是理智上還沒察覺到,此時就得趕快檢視最近的狀態,並盡量降低壓力源並增加紓壓的管道。如果過了幾天還是無法入睡,那就得尋求藥物的協助,藉由良好的睡眠來增強自己情緒的抵抗力。

  • 心理諮商

若說藥物是幫助增加身體跟腦袋的抵抗力,那心理諮商就是一個藉由自我了解來增強心的抵抗力的過程。我曾經問過瞇眼睛老師,他認為諮商對一個人的意義究竟是甚麼?會談的最終目的是甚麼?他回答"是幫助人尋求完全的自我接納。"這個回答我還真是喜歡!人跟人之間有時候真的就是種緣分,像這次能遇到瞇眼睛老師,就是當我決定再給諮商最後一次機會時,直接上網看著各個諮商師的介紹,一看到瞇眼睛老師的照片跟經歷,就決定是他了。後來在跟瞇眼經老師會談的過程中,也發現我們諸多相似之處,所以如同前面所分享的,我覺得心理諮商最重要的就是要先找到合適自己的諮商師!因為短暫的1~2次,幫助是相當有限的,畢竟腦袋中的慣性思考是一輩子累積的,所以若經濟狀況允許,就多給自己一些時間吧。至少要先跟諮商師之間建立起信任的默契,而且很弔詭的是,當自身狀態很低落時,其實整個人都沒有精力了,也很難整理出自己的思緒。而當自身狀態好的時候,又很難理解低落時到底怎麼想的,因為此時根本不需他人安慰,自己就有能力安慰自己了。所以反而是在情緒還低落,但已稍微好轉,有點能量做些甚麼的時候,比較是諮商有效果的時機。像我跟瞇眼睛老師的默契,就是狀態好的時候保持每個月一次的會談,聊聊最近的近況,分享一些想法或想做的事,闡述最近遇到甚麼挫折,但怎麼克服的,或一起想想有甚麼行為是再次遇到低落時可以幫上自己的等等等。當一陣子心情有點blue時,我們就會改到每兩週一次,而若已進入憂鬱狀態,或有特別想聊的議題,就會改到每週一次。

  • 氣功師

氣功師這件事情可以說是憂鬱症經歷中,回想起來最有趣最詼諧的事情之一了。幾年前,老媽有段時間會固定找一位氣功師幫助他調整身體"氣"的能量,他說過程真實的可以感受到把不好的氣排出,而且做完非常放鬆,所以老媽就一再鼓勵我去嘗試。但第一,我本來對這種事情就半信半疑,第二,我是出門見光死的吸血鬼耶!但在老媽的堅持下,也是在我恢復時期,情緒較好時,就決定就給他一試也無妨。印象很深刻,老媽騎著摩托車載我,興奮的跟我敘述他可以控制身體"氣"的移動,我隨口問了句"所以他工作室的地點在哪阿?"我老媽竟說,"他說約在麥當勞耶。""........................麥當勞!!!!!?????"我差點沒從後座上跳起來掐住我老媽問說"妳確定妳剛說的是麥當勞沒錯嘛!!!????"我現在處在極度人群恐慌中,然後我竟然要在最多人群的公眾場所-麥當勞,請氣功師幫我調整氣息!但因這個機會是老媽難得安排的,我還是硬著頭皮將就的上了。走進麥當勞的過程,我真的超希望可以瞬間暈倒,結束這回合,但,我終究還是焦慮著走到了二樓。上去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穿著襯衫、40歲出頭的男子,我想,或許情況沒有我想像的糟吧:D坐到他對面後,老媽簡單說明了一下我的近況,此時氣功師從桌底抽出一個皮箱,打開後拿出了各種寶石在桌上擺陣,然後叫我靜下心來閉眼睛,讓身體放鬆。然 後 他 就 開 使 對 著 我 大 聲 念 咒 語 跟 比 手 畫 腳。全麥當勞的客人都轉過頭來欣賞,而我此時只希望可以找個地洞鑽進去。我轉頭瞪了我媽一眼,他也一臉無辜,邊用唇語跟我說"I'm so sorry....this is out of my control...."應該過了有15分鐘後(或其實只有30秒,不過實在太度日如年了),氣功師一邊將一個耀眼的紅寶石推到我面前,一邊說"妳的右肩上有一個黑影,就是他造成妳的憂鬱症。我剛已經把他壓制下來了,來,這個紅寶石,以後就是妳的了。"我滿臉困惑的說"我的?"氣功師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說"對,就是妳的。因為他跟妳特別有緣,所以我只跟妳收6000元:)"接下來怎麼離開的我也忘了,總之我沒買下這跟我特別有緣的紅寶石,我的憂鬱症也沒有因此就好了,不過印象深刻的是好不容易願意出門的我,事後又躲在家裡整整兩天不敢不出門。當時我的心情真的又氣憤又無助,不過事後,我都會把這個小小的軼事當作茶餘飯後的小幽默,也算是託憂鬱症之福才能體會到的有趣事蹟吧!

  • 希伯崙

希伯崙是由一對牧師夫婦在楊梅所建立的共生家園。舉凡失怙、受暴的幼童及更生人、精障者子女,以及精障、家暴、卡債、中輟生、吸毒、酗酒、自殺....等等活不下去的人,都可以加入這個共生家園,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與價值、彼此互相扶持,找到活著的希望。詳細說明可以參考他的網站https://www.hebron-kb.com.tw/%E8%A8%AD%E7%AB%8B%E5%AE%97%E6%97%A8/。當時老媽可能剛好有接觸到,就開車帶著我跟老爸過去參觀,老媽說或許他可以陪我在裡面住一陣子。到了之後,我遲遲不想下車,因為我覺得我很愧對父母,然後還有種在干預別人生活的感覺。一下車遇到人,我就會自動堆起一個個微笑。引自我當時日記的說法"一下車見到人,就又開始那該死的微笑。心理有多少的難受,我卻還是硬要微笑著。我到底是在裝給誰看?"遇到創立希伯崙的牧師娘,他熱情的關心我並介紹這個園區,但這彷彿太陽光芒般的開朗和正面能量,卻讓我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燒的我全身好痛好痛。遇到一個18歲的少年,跟我們說著他因家庭失和,開始酗酒輟學,但最後來到這個地方而得到救贖的故事。我心想著,這裡的每個人都經歷了許多故事,那我的故事是甚麼呢?就是一個一片順遂,一直是別人眼中的模範小孩,想不到現在遇到小小的挫折,就被輕易折斷,馬上垮下來。我恨自己是個溫室裡的花朵,也恨自己的脆弱跟敏感,不過日記中特別highlight了一句"折了就斷有甚麼關係?我可以再重生。"回過頭來看,我確實是有恢復,不然也不會出現這句話了!到了中午,我覺得我已經把一整個禮拜出門跟見人的Quota都用完了,所以就先躲回車上等老爸老媽結束。在車上,我腦袋中一個一個負面想法又浮現,剛想對他喊卡,又被另一個負面聲音掩蓋住,然後就一直不停地淪陷下去,短短幾分鐘,卻像是一輩子般的煎熬。

  • 張老師

因為我一直擔憂著未來無法回去學校,也無法出去工作,只能一輩子靠爸靠母,所以花任何的錢都會帶給我強烈的罪惡感。於是後來我就轉而尋求免費的諮商-張老師。當時我想,張老師都是免費的義工,不像是諮商師是經過專業的訓練和認證,這樣真的會有幫助嗎?此時一位老先生叫了我的名字,並溫暖的帶著我到一間會談室,看著這位老先生的皺紋,我想,他都可以當我的爺爺了,我講的事情他能理解嗎?他應該只會覺得我是個草莓族吧。。。一開頭我就慢慢的說,我因為憂鬱症休學了,然後一直很自責。我感到強烈的丟臉燃燒著我的臉頰,但想不到老先生笑了一下,拍著我的肩膀說,那一定很辛苦吧!聽到這句話,我哭了將近20分鐘。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我覺得好像有個人能理解我。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多辛苦,我想著的都是自我責怪跟厭惡,但第一次,我覺得我好像應該要抱抱自己一下,給自己一點安慰和鼓勵,給自己一點愛與包容,我真的很努力了。原來,老先生的太太患有長期躁鬱症,所以老先生很能理解患者的行為與感受,也知道患者此時最需要的不是鼓勵或加油打氣,而是單純的陪伴與理解。所以在第一次憂鬱症時,我固定諮商的對象就是張老師的這位老先生。憂鬱症是老天爺帶給我的禮物,他讓我增強我的同理心,更懂得如何接納那些不完美和脆弱。過去我總是扮演安慰別人的角色,但在自己親身處於低潮後,才了解,同理心跟同情心真的是兩回事。我們此時需要的是同理,而非同情。有關兩者差異,這個youtube影片形容的頗貼切,提供大家參考。"Brene Brown on Empathy":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Evwgu369Jw

另外跟大家分享我大一時畫的圖,每次出門見到人,我就會裝作沒事,但一能獨處就會把剛剛的焦慮感全部一次釋放出來。當時真的很討厭自己這樣,所以就畫了這張圖。

9502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憂憂的媽咪 的頭像
憂憂的媽咪

媽咪 妳憂憂了嗎?

憂憂的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