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相遇-原來這就是憂鬱症]

6. 落入絕望深淵

在父母與同學的幫助下,休學流程辦理好了、也稍微了解自己生病了、該處理的學校事情也都妥當了。這時身邊的人都不斷鼓勵我"沒關係,妳就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其他的都不要想。"這句安慰話語其實非常中肯,只是,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休學後的3個禮拜,是我重鬱最嚴重的時候,當時每天都難以入眠,腦袋隨時轉著那些讓自己不舒服的想法。微笑醫師說"開始想的時候,妳要想辦法先察覺,並試著對他們喊卡。"市面上大眾心理學的自救書籍相當多,都告訴著我們該怎麼想、怎麼轉念、怎麼正面思考。但往往看完就是"嗯對,真有道理。但...就是做不到阿T^T"在我第三次的憂鬱期,因緣際會下學會了一些實際的作法跟行動,雖現在的我還是復發了,但這些實際作法確實有幫助到我,後面晚點會再整理分享。這個時期,最怕別人問說"妳現在都在幹嘛阿?"或是"休學好爽喔!妳可以天天出去玩耶。"因為我真的沒有辦法說出口"嗨~其實我每天都躺在床上不下床、甚麼都沒做耶。很廢吧哈哈哈~"重鬱來襲時,我大概只會做三件事情:1. 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天色由亮轉暗,再由暗轉亮,覺得萬分焦慮,腦袋轉著各種煩惱,尤其是害怕我是不是一輩子都會這樣。2. 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天色由亮轉暗,再由暗轉亮,覺得疲憊乏味,彷彿被催狂魔吸走了一切生命力,不知道起來的意義是甚麼。3. 站在窗邊掙扎著到底要不要跳,心痛苦的像是左右被兩邊在比賽拔河的選手撕裂,一面是想趕快了結痛苦,並停止拖累身邊的人;一面是心裡還剩下的那小小亮光,使勁掙扎著不被狂風暴雨吹滅,並想到那些會對愛我的人所產生的各種後果。曾經我絕望到在浴室地板坐了4,5個小時,看著旁邊的漂白水,掙扎著要不要與我的生命乾杯,一飲而盡。不過最後某個理智回來的瞬間,我就趕快飛奔出了廁所,扶著牆壁喘息,彷彿剛跑完一場馬拉松。事後與老媽討論這件情,喝漂白水其實是個滿愚蠢的行為,據說只會讓人食道灼傷,痛的要死不活然後送急診。講完的隔天,家裡所有的漂白水、消毒水就都消失了,老媽,真是難為妳了。曾經我多天徹夜難眠,頭被腦袋中糾纏的惱人思緒攪和而痛到一個不行,我就一直把頭往牆壁撞,想把這個疼痛撞出腦袋,或把憂鬱症這個事實撞出我人生。老爸半夜聽到聲音過來看,叫我別再撞了,我說我頭好像撕裂一般痛,怎麼辦?於是老爸就把手掌檔在牆上告訴我,如果會讓妳好些,妳就撞我的手掌吧!當下我爆出眼淚,哭了一夜。我的父母如此深愛我,如此接納我,為什麼我這麼不孝,這麼不堪一擊,恨自己的軟弱,恨自己的沒辦法不憂鬱。即使發生了四次,但很幸運地,我從未跨過自殘自殺這條線,常常如此接近時,我內心那強烈的自尊心就會跳出來,彷彿化身小惡魔取笑著我的淪陷,於是我就硬著頭皮忍住。在大一時,能讓我堅持住的就是兩件事情,一個是我老爸曾帶我到海邊,邊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邊留著眼淚告訴我,在他年輕得到慢性病時,每天在醫院度日如年。他也曾低落的想一躍而下,但2歲的我的笑容,是讓他堅持住的最大力量。第二個就是,因我老爸瘓了慢性腎臟病,須長期洗腎,後來阿嬤勇敢地捐了一顆腎給我老爸。但一顆外來的腎,畢竟有他的年限,終究會因身體的抵抗而燃燒殆盡並卸下職責。所以我一直跟我老爸說"別怕!我的第二顆腎就是生來給你的。"不過除了裝作沒事的來到醫院,請醫師幫我取出腎後,再裝作沒事的走出醫院了結,我實在想不到甚麼可以確保安全保留腎臟的方法。加上我從小是個很怕麻煩別人的人,因為想不到任何一種可以不麻煩到別人的走法,所以也常常因此就作罷。在得到憂鬱症前,我是個非常不諒解選擇自殺的人的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愚昧的決定,而且也很自私。但與憂鬱症共舞後,其中一個改變就是我很能理解那些想不開的人的處境。所以請現在努力守護著他們的你/妳,別告訴他這有多自私,即使聽他說他多想想不開時,帶給你/妳多大的傷心。別告訴他有多少人處境比他還糟,要他勇敢、堅強一點,即使他看似是這麼的軟弱。請給他一個擁抱,告訴他你/妳會一直陪伴著他,你/妳知道他已經很努力了,也承受很大的無形痛苦。告訴他你/你有多愛他,提醒他他擁有的那些特質與優點,並讓他知道,只要活著,一定會等到太陽來臨的那天。

7. 有沒有這麼可怕

好啦,我先承認我其實從小就很膽小。是那種走山路下坡時,堅持一定要坐下來慢慢走;睡覺一定要開小夜燈;鬼片恐怖片驚悚片全部銘謝惠顧的膽小鬼。但憂鬱症發生後,我實在沒想過,"原來我還可以更膽小!!!!"那是一段,天怕地怕,甚麼都怕的日子。在家裡,聽到爸爸開始練琴或吹樂器(我老爸真的是才華洋溢,所以每天早上一起床,就是他的"上吐下拉"時光)->害怕(覺得自己很廢對不起大家);聽到電梯聲音、聽到外面的汽機車聲音->害怕(覺得大家都在奮力生活,我好廢);看到電視->害怕(電視能造成的恐懼就很多了。最惱人的是歡樂的綜藝節目,或是報導慘絕人寰的不幸事件,因為覺得,天啊妳到底在憂鬱三小);手機響->害怕(不敢接觸人);要自己在家->害怕(怕沒有人阻止自己的衝動);搭電梯->害怕(怕遇到親戚問說,阿妳怎麼沒去學校?);出門->害怕(怕遇到認識的人,或看到人群,或看到回收垃圾的阿嬤,因為會覺得妳有時間在這邊庸人自擾怎麼不去幫他一下);開電腦->害怕(怕社群媒體或任何通訊軟體);睡覺->害怕(因又要面對一夜的失眠跟嶄新的一天);起床->害怕(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了);去診所看醫師->害怕(怕每次在描述自身狀況時,醫師覺得這個人根本沒病,就草莓族一枚阿,呵呵呵就開個藥讓妳心安吧!)作夢->害怕(因為夢裡自己通常都很正常,所以一起來,反差很大就會很痛苦)腦袋中的各種未來->未來(覺得一輩子無法完成學業、沒辦法工作、沒辦法成家,只能一生靠爸考母躲在家裡)別人問我問題->害怕(即使是毫不知情的人問我毫不相關的事情,我也很害怕,因為憂鬱症明顯的讓我腦袋時常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嘴巴焦急著想做出聲響,但腦袋就是完全停擺)...總之,族繁不及備載,回過頭來看,真的是滿幽默的。有時候覺得當下的自己很像被扒了殼的蝸牛,外在環境明明就沒有甚麼改變,但我那最脆弱的表皮光是接觸著空氣,就帶來偌大的痛楚。老爸開學後,把我帶到他的大學,跟他一起生活。但,我的壓力源就是校園耶!結果我竟然有將近一個月的日子是在校園度過。我有80%時間都躲在老爸的宿舍、辦公室、或研究室,當時的聽力倒是提升了20%,我可以在房間內判別方圓1公里內是否有人,確認都沒人後,再飛奔出去上廁所。有時老爸早上幫我買了一個蛋餅,吃到晚上還剩下半個,不過好處就是向來一直喊著減肥但都瘦不下來的我,在休學後的1個月內就瘦了5公斤。憂鬱症在康復時會時好時壞,不只是隨著日子時好時壞,甚至一天之內都會時好時壞。憂鬱症完全消退,恢復正常的我,或甚至是還處在憂鬱症,但狀況偏好時的我,都難以理解低潮時自己的想法與行為,彷彿一場夢或別人的故事,更何況是其他人?亦或是對憂鬱症完全不了解的人呢?所以一向想給別人"神力女強人"印象的我,才會選擇寫出我的軟弱,希望大家可以理解憂鬱症的痛苦,並一起來思考,怎麼幫助憂鬱症的人,畢竟他可是21世紀的文明病之首阿!

這個是在我大一憂鬱症時所畫的一張圖,是我每次腦袋感覺快炸裂時的寫照,讓各位見笑了:D

94757.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憂憂的媽咪 的頭像
憂憂的媽咪

媽咪 妳憂憂了嗎?

憂憂的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