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我是一個2歲8個月可愛女孩兒的27歲媽咪,立志成為"神力女超人",但現實是一個長期與憂鬱症為舞、還在茫茫人生中摸索的平凡女子。

1503035911729.jpg

第一次發病在19歲大一,而目前正在經歷人生第四次的憂鬱期。

一直以來跌跌撞撞的過程中,支持我的力量除了家人朋友之外,就是很想為同為受身心疾病所苦的人做點甚麼。

不過每次好起來後,就又開始朝著我"神力女超人"的目標衝衝衝(汗顏...),但這次,我決定要踏出我的第一步:以部落格的方式分享自身憂鬱症的經歷。

 

--------------------------------------我是分隔線----------------------------------------

[寫作動機]

會想用文字的方式記錄下來有幾個目的:

1. 希望能幫助受憂鬱症所苦的人

2. 希望藉由整理自身經歷的過程,更認識自己

3. 想讓未來再度陷入憂鬱症的自己知道:"太陽一定會再度升起的。"

在我每次陷入這個絕望的迴圈中時,其實最希望的就是有個人能告訴我"我能理解妳的感受,我知道妳現在身不由己,但請堅信,一定會好起來的。"

所以我也想讓身邊遇到憂鬱症朋友們的你/妳能更了解,陷入絕望時所會產生的想法與行為,希望能有更多人思考怎麼幫助這樣的人。

我看了很多與憂鬱症相關的網路文章或書籍,從自救手冊的專業類型,一直到病友們的親身經歷都有。

而其中對我來說最有幫助的,是一位日本漫畫家著的"阿娜答有點blue",書中真實的分享作者先生的憂鬱症過程,讓我面對自己一些無法理解的行為時,能不停地提醒自己,我不是唯一如此的人,我只是生病了,只要好好治療,一定會好起來的,黑暗絕對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人生經歷三次陷入憂鬱症所苦的經驗,再加上目前的第四次,可以說是苦不堪言。但在這過程中,也讓我學到很多事情,並更加珍惜平凡的時光。其中體會最深的,就是比起努力克服、排斥、防止憂鬱症的發生,不如讓自己學著與他共處、一起面對生活。雖然頻繁的發生,讓我感到倍加挫敗與自責,但仔細觀察,每次好轉之後,必定會有一些細微的改變,不論是思維或是行為,都嘗試著幫助平日的自己。而從身邊的陪伴者觀察,我每一次都更加強了自我察覺的能力,也更知道怎麼幫助自己,並讓自己縮短重鬱那最痛苦的期間。這些鼓勵,絕對的增添了我面對憂鬱症的自信,我一定會好起來的,妳/你也一定會好起來的。

[憂鬱症最痛苦的地方]

雖然臨床上有一套標準的定義,而且還有董氏憂鬱量表這種快篩,但其實每個人病友會產生的症狀都不盡相同。而對我而言,自我厭惡、自責、絕望、悲傷、沒有希望、毫無生命力等等都是基本盤,最痛苦的就是,每次到了某種臨界點,我就會從小小的失落瞬間掉到低谷,突然出門成了恐慌、接個電話像焦慮症發作、醒來後只想說"今天這回合就pass囉!"然後永遠不要醒來、想不開成了腦中最強的聲音,於是我就這樣子完全"失能"了。不論原本是在上學還是工作,最後都被迫選擇休學、留職停薪、甚至辭職,我將自己完全的封閉起來,頓時從原本的圈子消失,懼怕與外界聯繫,電話或line的聲響有如地獄般的存在。而面對這樣的狀況,自責與丟臉的情緒撲天倒地襲擊而來,那種內心的痛苦真的是難以言喻。而每次發生,我也不停地質疑自己,你根本不是甚麼憂鬱症,你不過是個性逃避與脆弱,再堅持一下或是勇敢一點你就可以克服或面對,根本就沒有這麼誇張好嗎...但這樣的想法往往只會讓情況越來越糟,然後我就會開始覺得,自己不過是個藉由憂鬱症逃避困難與挫折的人,真是失敗與糟糕,就算真有憂鬱症這回事,也是裡面最懦弱的人。別人都在苦痛中忍耐著,堅持著生活與工作,而我只是選擇逃避。不過非常幸運的是,我周遭的親友、同事們都給予我非常大的鼓勵、陪伴、關懷與包容,所以我每次身陷重鬱這種失能的日子大概1個月內就會好轉,來到起起伏伏的復原期,並在2~3個月內重回跑道。在此真的非常感謝身邊支持我的人:)

[第一次的相遇-原來這就是憂鬱症]

1. 我的出生背景

我第一次的憂鬱症經驗是在大一。在此之前,因老媽熱衷從事心理諮商相關的教育與志工,家裡充滿了各種Self Help的書,因此從小我就覺得,身而為人,我一定要非常的樂觀、積極、開朗。再加上從小我總是非常的平靜與鎮定,常常扮演替身邊難過朋友解憂跟傾訴的對象,每次生日卡片都充斥著"妳真是個善良、體貼、開朗又討喜的女孩"這樣的形容,更讓我覺得自己"應該"要像個開心果般的存在。還記得老媽身邊的阿姨們,總是形容我是"老靈魂",可能因為小時候很常講出一些人生大道理,一副我早已開悟的模樣吧(哈哈哈....)我老爸是一位社會學教授,年輕時生活困苦,且求學時期即承受慢性病的侵蝕,但一直都用他超人的毅力與鬥志,還有鑽研音樂和佛學等的興趣走來。於是我認為,唯有不斷的努力才能解決問題,遇到挫折與失敗都不可怕,怕的是不能"隨遇而安"、"轉念"、"持之以恆"。總而言之,我的家庭非常開明,老媽每天都熱情地追求自我心靈成長,每天8:00出門22:00回家,總是排滿各種充實的活動;老爸耐心而才華洋溢,是一個力求為社會的不公不義抗爭,絕不與權威妥協的社會學家。

除了在紐約生活的幼稚園2年與小學2年,曾有不愉快的回憶(因文化差異被一個黑人老大欺負),基本上童年都過得頗順遂。擁有家庭的疼愛、雖身為獨生女不免有點孤單,但身邊都有很多要好的朋友,以及年齡相仿的表姊。高中時在女校,雖然因我總愛把自己搞得像男生般,時而被朋友開玩笑,但身為班上的開心果,擁有諸多親密的好友讓我感到非常幸福。(但被取笑禿頭真的是我的地雷!)就這樣,畢業後考上了大學,滿心期待未來多采多姿的生活即將展開,還在高三升大學的暑假,逐漸從"小男孩"開始轉型成愛漂亮的"女生",但誰也沒想到,19歲的我,即將收到老天爺送給我最大的禮物。

2. 我到底怎麼了?

大學一年級,有如雲霄飛車一般。指考考上我夢寐以求的學校後,我積極的參加了各種社團與營隊等,認識新生活新朋友,對於新的科系也充滿了"美麗泡泡"的幻想。記得剛開學時,我參加了各種活動,每天都把自己時間排得滿滿的,甚至半夜都還出沒在夜衝、夜遊等活動中。但逐漸的,我發現我開始慌了。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在追求甚麼,突然覺得這一切是假的,突然開始不滿於自己的生活,而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如此強烈的,產生了"羨慕別人""不如人"的感覺。我雖在人群中,但我感到萬分的孤寂;我雖在忙碌中,但我感到強烈的空虛;我雖一切順遂美滿,但我感到真真實實的不快樂。但這一切都還好,我會跟父母談心,也會每天與身邊的摯友們抒發(真的很感謝你們<(__)>),有時候比較好,有時候還是低落,但總還是能支持著我繼續生活。然而有一天,在一次充滿人群與歡樂氣氛的迎新宿營討論會中,我的手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龐大的焦慮感襲擊而來,我的思緒開始無法控制,種種負面思考不斷產生,我覺得無法呼吸,然後我就藉故逃離了這個場合。此時,我開始了自責"妳到底有甚麼好不快樂的,生活如此順遂""拜託妳不要表現的這麼奇怪好不好""別人都好好的,不要這麼脆弱"從那一次開始,我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於是隔天我就預約了學校的諮商。記得那一早要出宿舍時,朋友問我"妳要去哪啊?我跟妳一起去!",我記得我回答得吱吱嗚嗚,好像要偷偷做一件很丟臉又見不得人的事情,朋友說"有沒有這麼神秘~"然後我就來到了諮商中心的門口,我印象很深刻,看著"諮商中心"的門牌,我想著,我這輩子從來沒想過我會來到這,這裡,應該是那些生活遇到困難、失戀、悲觀、有自殘或自殺行為、精神有異常、或是奇怪的人來的吧。不過我的前幾次諮商經驗,都非常非常非常差!(也可能是剛好遇到我狀況不好吧,一切都是緣分阿)我覺得心理師完全無法認同我的感覺,一直不斷想挖掘出我童年可能不為人知的悲慘回憶,並用過分誇張的言語或表情,回覆我那些忍了很久才敢講出的內心話。這段與痛苦共處的時間,處於起起伏伏,開始四處求救但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並開始出現一些鑽牛角尖行為的日子應該持續了3個月左右吧!我開始一直翹課、逃離宿舍,推掉一些活動或朋友聚會,開始變得非常敏感容易受傷,然後就在有一天,我崩潰了。周末我在家,我全身發抖且不停哭,我真的沒有辦法回去學校。我怕校園、怕教室、怕人群、怕朋友,任何的刺激都會讓我受傷,但對於這個狀況,我強烈自責,但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朋友同學們一個個關心,"人呢""怎麼消失啦"都讓我產生巨大的恐懼,我為什麼這麼的奇怪....我到底怎麼了????

(要去接我的寶貝女兒了,今天先告一段落,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憂憂的媽咪 的頭像
憂憂的媽咪

媽咪 妳憂憂了嗎?

憂憂的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謝謝你的分享,我能體會那些,也曾想寫下來,但我做不到。每當好起來時,就處理別的事去了,不願再多想低落時的感受。謝謝你的勇敢。
  • 訪客
  • 謝謝你的分享,看了令人感動,也對憂鬱症有了初步的了解。 要坦然的面對自己,說出自己的弱點與困境,真的很不容易,要真正的接受它更是需要時間的試煉,妳已誇出一大步,祝福妳找到妳想要的...